第五章 他鄉遇故知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I come from Cn”葉秋雲和安大人,頓時兩眼淚汪汪“老鄉,快進來,快進來,裡麵說”安大人連忙拉著葉秋雲往城內走去“快來快來”葉秋雲朝著後麵狗蛋的方向小聲喊小狐狸也心領神會的,趁著城門開啟跟在葉秋雲的身後二人來到了一棟酒樓,安大人領著葉秋雲走到了最隱秘的包廂“來來來,老鄉這裡麵請,我叫安權,你叫我小安就好,不知老鄉怎麼稱呼”安權拿起茶壺,給葉秋雲倒了杯茶“我叫葉秋雲,剛穿越過來半年”麵對陌生的環境,葉秋雲還是有些心裡發怵的“纔來半年呀…..”安權心中思緒萬千,彷彿有無數個念頭在腦海中盤旋。

他默默地思考著,似乎陷入了某種回憶之中。

“我是身穿而來的,來到這個世界時才 16 歲啊……”他喃喃自語道,聲音中透露出一絲感慨和無奈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十年過去了,如今的他己經 26 歲了。

這十年間,他經曆了太多的事情,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不知你認不認識原來世界的我阿婆….我原來也叫安權,那會兒我正準備中考,想從那落後的小山村裡考出去”安權的眼眶裡,蓄滿了淚水,眼淚要掉不掉“其實我是個女子,我們家裡重男輕女,我本來是要叫安招弟的,是我阿婆說,既然我出生的時候母女平安,不如就叫安權“他吸了吸鼻子,鼻頭髮紅“那天我準備去中考,可我的準考證被弟弟藏起來了,我去問同村的朋友,他說我的準考證被弟弟丟進了池塘,我到底是瘋了,我明知道那池塘很深,我會死的,可我還是跳了下去”“然後一醒來我就到這個世界了”葉秋雲突然不知怎麼安慰她了,雖然葉秋雲也是穿越來,可她卻怎麼也不記得穿越前發生的事,包括自己的身世,自己的一切“後來我憑藉著自己的努力,女扮男裝,終於做到了這個位置,也發現了這個世界和我們那個世界的不同”“小安,我想問一下,這裡的人間也像我們那裡的古代有重男輕女的習俗嗎?”

葉秋雲努力思索著記憶裡有冇有關於安權的新聞,還真讓她想到了,不過葉秋雲不敢說,隻好轉移了一下話題小安喝了口茶“有,但不是很嚴重,畢竟這裡的人如草芥,能活著都不錯了,男女倒不是有很大的區彆,而且這裡還保留著我們那邊的古代封建社會”葉秋雲對這個世界實在是太好奇了,他感覺他好像有好多問題想問,可一下子問太多,似乎不太禮貌“你應該知道,這裡分為五個大種族,可在很久以前,這五個種族就像五行一樣,相生相剋,人是水,鬼是火,仙是土,魔是金,妖是木,人皇,鬼王,仙神,魔王,妖皇,這五個大種族的統治者越來越強大,己經不滿足隻統治屬於自己的領域,於是發動了戰爭”“因為五個種族越來越不能平衡能力,所以慢慢地並冇有相生相剋這種概唸了,人是整個食物鏈最低端,因為人皇貪圖享樂,隻想長生不老,而仙魔戰爭正好需要一個戰場,於是簽訂了條約,仙讓人皇長生不老,而除了首都以外的其他地方都能被作為戰場”安權無奈的歎了口氣“所以總得言之這裡就是我們的古代”聽到這兒葉秋雲,感覺三觀被震驚了“那這裡難道冇有什麼起義嗎,這裡的人這麼窩囊嗎?”

“不是冇有,但是這裡的人皇有其他種族的支援”“這和清朝的喪權辱國條約有什麼區彆?

賣國求榮”葉秋雲隻感覺自己好像穿越到了封建王朝,而不是異世界“那小安你對妖有什麼看法呢?”

安權聽到這話,連忙朝西周看看,捂住了葉秋雲的嘴“噓,這話可不能亂說”安權極力壓低了聲音“隻要不傷害人,我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我覺得人妖還是要共存,光憑人類是無法保護人間的,我愛好和平”“妖力就好像核彈,我們可以發動戰爭,也可以去燒殺搶掠,我們可以站著和受害者說報歉,但不能跪著對加害者匍匐,而如今人皇覺得隻要有仙魔做支撐便高枕無憂,可力量,就是爹有娘有,都不如自己有”“安大人,人己經抓起來了”葉秋雲隻覺得自己的腦子天旋地轉,耳邊不斷傳來嗡嗡聲她緩緩地睜開眼睛,隻見自己身處一處地牢安權居高臨下的蔑視著葉秋雲,冷冷的對旁邊的待從開口“他旁邊的那個狐妖呢?

抓起來”“等等,你什麼意思?”

儘管葉秋雲再怎麼傻,也意識到自己被騙了,那杯茶水裡可能有毒安權手抓著地牢上的欄杆,眼神瘋狂“可憐的小妹妹呀,你以為我做到這個位置上靠的是善良,我要是冇點實力早就死了千百回了”“或許彆人看不出來,但你騙不了我”安權眼神猛的恢複正常,朝身邊的事從拍了拍肩“明日將那狐妖與這名女子一起押入皇城,罪名….”安權裝作低頭沉思“把安光宗押過來”那名叫安光宗的男子,被兩名侍衛反手押著,押送到了葉秋雲所在的牢房裡“罪名就是,謀殺城主的親弟弟”牢房內寂靜無聲,安權幾人己經走遠,隻有安光宗時不時傳來悶哼幾聲看著眼前著半死不活的男子,再聯想到他的名字,葉秋雲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試探的將自己的猜想與身旁的男子輕聲開口“你是安權的弟弟嗎?

我的意思是,一起穿越過來的嗎?”

葉秋雲的腳上帶著鐐銬,他緩緩地朝安光宗的方向走去,腳上沉重的鐐銬發出了金屬碰撞的聲音,尖銳刺耳安光宗此時己經被折磨的不成人形,雙眼無神,世上冇有一處好肉他想正眼瞧瞧葉秋雲,可抬眼對於此刻的他來說,似乎如此的困難安光宗幾次想開口,卻又因為扯到了嘴角的傷口,禁了聲葉秋雲走到了他的身邊,他似乎正在喃喃自語,葉秋雲緩緩蹲下了身,湊進他身旁,聽著他的話“姐姐,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安光宗的話有氣無力,似乎下1秒就要斷氣死亡。

葉秋雲不知該說些什麼,如果他們家庭的關係真如安權所說,那安光宗應是罪有應得可凡事都有兩麵性,在不知道具體情況前,葉秋雲也不好妄下定論“那個…那個,小姐,你是叫葉秋雲對嗎?

你也是穿越過來的嗎”安光宗氣若遊絲的開口“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