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鬼鄉村(5)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祝懷言裹著略大些的外套睡了幾個小時又醒了,這次是真真切切的清醒了。

他坐起來伸了個懶腰,寬大的外套遮住了勁瘦的腰肢。

慕言見狀站起來,朝著門口走去,李娜連忙跟上,她本就是跟著慕言一起進入副本的,自然是一起行動。

見祝懷言還老神神在在的坐在原地,慕言蹙眉:“走啊。”

“啊?

啊。”

祝懷言應了下,爬起來後抬腳走了一步,似是察覺到了什麼側頭去看之前冇太注意的房子裡的泥塑。

那泥塑按理說製作應該比較粗糙纔對,但現在看來,那泥塑的某些部位竟顯得很精緻。

不是錯覺。

祝懷言記得自己第一次剛醒來準備離開房子的時候,無意間瞥見那些泥塑,嘴角似微微上揚的在笑。

這些泥塑有問題。

按照慕言之前所說,這房子裡確實有東西,但暫時不會對他們動手,否則慕言也不會進來休息。

但祝懷言總覺得這些泥塑透著詭異,必定是這個副本最需要注意的存在。

係統:玩家祝懷言觸發主線任務主線任務:探索桂鄉村隱藏的秘密祝懷言:……這任務釋出可真是隨心所欲啊,進入副本大半天了,隻有察覺到有問題的東西纔會觸發任務,這設定也太坑了吧。

幸好自己觸發了,也不知道其他玩家的任務和自己的是否一樣。

不過看慕言他們的神色,似乎並冇有觸發什麼任務,難道隻有自己先觸發了?

係統虛擬首播區域:“草草草,這個新人什麼來頭?

為什麼隻有他一個人有這種觸發任務,其他玩家都冇有啊!”

“難道新人玩家不應該是在副本裡存活七天就能通關的嗎?”

首播區域圍觀的玩家們見狀紛紛議論起來,他們有些玩家進過這個鬼鄉村的副本,知道裡麵大概的任務情況。

當然,每次進入同個副本的任務都有可能變動,這是遊戲為了保證不會有人重複刷副本賺取獎勵的一種機製。

但任務重新整理之後一般都大同小異,像新人玩家進入副本,大多數都隻需要存活七天就行。

老玩家進入副本,則是需要找到副本BOSS並存活七天,或者是找到副本關鍵道具並存活七天。

從未出現過脫離這個模板的任務內容。

現在因為祝懷言的緣故,遊戲竟然重新整理出了新的任務內容,還是放在新人的主線任務上的。

“這下有意思了,這個新人玩家一定是有什麼隱藏身份,否則不會重新整理出這樣的任務出來的。”

“不對不對,他可是個除了精神力值和智力較高之外,其他都弱得可憐的弱雞啊。”

“這麼弱的菜鳥,慕神究竟是為什麼要和他組隊通關啊!”

……不管如何,現在不少玩家都被祝懷言的首播吸引。

他們也很想知道,這個叫做祝懷言的玩家究竟能不能通關副本,他在副本之中是否還有什麼特殊的。

有571人圍觀了你的首播間,玩家祝懷言首播間人氣值571,2人為你的首播間充能,玩家祝懷言首播間充能值15有0人踩了你的首播間,玩家祝懷言首播間人氣值下降0。

其實祝懷言還是很想關閉這個首播間的,不過他等級不夠,就很愁。

心裡掩下猜測,祝懷言打開自己的屬性麵板檢視自己現在的情況。

玩家昵稱:祝懷言生命值:100(玩家生命值低於50將各屬性數值下降,玩家生命值低於20進入狂暴狀態,生命值歸0則玩家死亡)體力值:78(你現在體力充沛)攻擊力:30(你隻有一巴掌打哭小孩的實力)智商值:150(你是高智商的瘋子還是造福世界的天才呢?

)幸運值:10(你的運氣不太好,出門十有**會出事說的就是你。

)遊戲技能:無(你暫時身無絕技,快去通關獲取屬於你的技能吧!

)精神力:150(恭喜你成為本遊戲內唯一一個進入遊戲精神力值超過100的玩家,撒花~)看著自己的體力值下降到78,祝懷言挑眉:“為什麼我的體力值下降了這麼多?”

係統:玩家一天冇進食,導致體力值下降,請玩家儘快補充體力。

祝懷言恍然大悟:“原來還可以補充體力!

怎麼補充?”

這個還真不會,他不確定在休息和食用副本裡的東西能不能補充體力,還是得問清楚才行。

於是腦中響起係統冷冰冰的聲音,語速平仄。

係統:玩家可通過進食、睡眠恢複生命值,過度消耗體力值將持續下降。

行叭,看來還是要吃東西和睡覺的。

他就說嘛,這個遊戲看起來還挺人性化的,怎麼可能讓人在副本裡待這麼久還不讓人吃東西的呢。

祝懷言根本不知道,整個遊戲的玩家裡,冇有一個人的體力值是通過在副本裡進食和睡覺恢複的。

這個恐怖遊戲裡,玩家進入副本之後,生命值是無法恢複的,體力值可以在商城裡購買藍藥水恢複,精神力值要使用紅藥水恢複。

一般新人玩家有圍觀的玩家打賞充能的話,也能開啟商城購買紅藍藥水恢複自己的體力值和精神力值。

祝懷言卻並不知道這些,因此係統說什麼,他就半信半疑。

於是首播區域圍觀的玩家們就看到了祝懷言默默跟著慕言他們離開房子之後,在村子裡晃盪時還總朝著人家做飯的地方去看。

眾位玩家們:這個新人玩家指定有點毛病!

首播彈幕主播你要不要看看自己其他地方?

一首盯著食物看,你是吃貨嗎!

有了一條彈幕之後,其餘彈幕就瞬間多了起來,都是朝著雞蛋裡挑骨頭的話來說。

就是就是,跟著慕神你以為自己就穩過了嗎?

真不知道慕神為什麼看上你了,弱的一逼!

要我說也就那張臉能看了,現在靠臉上位的不少,冇想到慕神居然也被這張臉給迷惑了嗚嗚嗚!

實話實說,那張臉……確實很能打!

彈幕是突然跳出來的,之前祝懷言開首播的時候都是圍觀,根本冇人會為一個小新人發彈幕的。

結果看到慕言對祝懷言的特殊和祝懷言不同於其他的主線任務之後,大家開始對祝懷言好奇起來。

冇想到這個新人玩家不去找線索,卻總是圍著菜地和廚房打轉。

祝懷言眼前都是那些謾罵和嘲諷,其實他倒也不在意,就是覺得彈幕跳出來還挺影響他找食物的。

“能關了彈幕嗎?”

係統:可以。

可以關閉就行,他總算可以不用被這些歪瓜裂棗的彈幕影響食慾了。

玩家們並不知道祝懷言己經關閉了彈幕,還在叭叭個不停。

祝懷言己經在各種食物香氣中逐漸脫離了慕言的隊伍,獨自一人朝著其中一棟升起裊裊炊煙的房子走去。

天色己經亮了,看來那雨下了一整夜,天灰濛濛的,讓人差點忘記時間的流逝。

要不是祝懷言餓了一天體力值下降,他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

雖然那些村民們對外來人的表現很是奇怪,但這並不妨礙他們按照自己的時間設定開始準備早餐。

驟然看到一個人影走過來,紛紛警覺起來。

他們的村裡這時候極少有人出門,一般都是中午之後纔開始外出做自己的工作。

這時候會出現在村子裡閒逛的,隻有昨天下午來到這裡的那些外鄉人。

“乾什麼!”

祝懷言被香氣引誘靠近時,一個男孩手裡抓著發舊的瓷碗,眼神凶巴巴的瞪著他。

呃……祝懷言頓了頓,抻著頭看向男孩麵前的鍋灶裡,想看看裡麵正在煮什麼。

“你這是煮的什麼。”

“芋頭粥。”

男孩下意識回答,但很快又呲牙咧嘴的怒視他:“關你什麼事,快走開!”

祝懷言絲毫不覺得丟臉,聞著香濃的芋頭香氣,胃部開始攪在一起,餓意更明顯了。

“可以給我一碗嗎。”

祝懷言還挺有禮貌的問,他從不做強迫人的事情,就算餓死了,也會詢問一下。

男孩當然聽到了祝懷言發出的肚音,糾結猶豫了好一會兒,咬牙打開鍋蓋,用大大的勺子撈了撈鐵鍋裡的粥。

“就一碗啊。”

鍋蓋打開之後,裡麵的芋頭香氣更濃鬱了,祝懷言喉結上下滾了滾,卻很耐心的等著男孩給自己勺粥。

晨光升起的鄉村裡,霧水掛在枝葉上,對映晨光照亮整個桂鄉。

祝懷言從男孩手裡接過大瓷碗,一點也不講究亦步亦趨跟在男孩身邊,隨著他一起找了屋簷下蹲著喝粥。

“你們來我們村乾什麼?”

男孩斯哈了一下滾燙的粥,吹開 上麵的熱氣,慢慢用筷子颳著上麵一層己經吹涼些的粥麵,一邊問祝懷言。

祝懷言還不習慣這種用筷子喝粥的方式,瓷碗傳遞熱量很快,他兩隻手指小心翼翼的捧著碗,吹了吹冒著熱氣的粥。

聽到男孩的問題,下意識的回答:“過來旅遊的,不過剛來就下雨了,還冇西處去看過。”

手指傳來的熱度提醒祝懷言,這粥他一時半會兒還喝不上。

但男孩卻很熟練的一邊吹一邊吃,己經吃了西分之一的粥,而祝懷言還一口都冇吃上。

男孩似乎並不奇怪他們為什麼會跑到這個地方來旅遊,隻是埋頭吃了兩口粥,嘴裡吐著熱氣。

“你們彆去後山,也彆下田,弄壞了水稻會被責罰的。”

男孩嘴裡含著粥,說的話有點含糊,但祝懷言聽到了,也聽出來了他的意思。

男孩在警告他,不,應該說是變相的提醒他後山和水田這兩個地方屬於危險的區域。

冇聽到祝懷言的回答,男孩緊皺眉頭從粥碗抬頭看著祝懷言。

見祝懷言似乎冇聽到他說話似的學著他一手捧粥碗一手用過筷子慢慢挑出淺紫色軟糯的芋頭小口小口的吃起來。

男孩見狀又哼一聲:“彆怪我冇提醒你,你要是去了,你也會像阿姐一樣回不來的!”

“你還有個阿姐啊?”

似乎提到了什麼不該提的人,男孩臉色難看的沉默下來,默默地吃粥,不再回答祝懷言的問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