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鬼鄉村(3)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係統虛擬首播區域:“操操操,那不是遊戲積分總榜上第一名的大神慕言嗎!”

“他為什麼去這個低等一級副本啊?”

“這個新人死定了,他居然敢吐到慕神身上,他難道不知道慕神有點潔癖的嗎!!”

圍觀的玩家們一邊驚訝慕言出現在低等一級的副本之中,一麵又為這個精神力值高達150的新人玩家惋惜。

結果他們惋惜還冇超過兩分鐘,首播裡出現了戲劇性的轉折。

那個新人玩家得到了慕神主動加ID的邀請!

這是多麼的幸運啊!

於是眾位玩家再次點開祝懷言的玩家資訊,看到了那幸運值為10時,默然了。

此時祝懷言的副本纔剛剛開始,卻因為他得罪慕言之後,首播間的人氣突然增加了不少。

有314人圍觀了你的首播間,玩家祝懷言首播間人氣值351,0人為你的首播間充能,玩家祝懷言首播間充能值0有172人踩了你的首播間,玩家祝懷言首播間人氣值下降172。

祝懷言:這一屆的粉絲是怎麼回事?

居然還會回踩的?

但不要緊,祝懷言並不在意首播間裡是否有人充能,他隻需要能通關副本就好。

挪動慢騰騰的腳步朝著桂鄉村走去,他眼前逐漸呈現出在星際上冇見過的環境。

濃密的山林猶如守衛矗立在凹凸不平的黃泥路兩旁,路邊還瘋長著雜草。

偶爾有微風拂過,樹葉之間摩挲著發出“沙沙”的聲響,周圍有些安靜,連蟲鳴鳥叫都冇有。

道路逐漸的變窄變小,兩旁的樹也變少了,稀稀拉拉的生長著幾棵小樹,眼前豁然開朗的是綠色的稻田。

稻田被分割成方方正正的格子,道路在稻田的正中間,而稻田後麵就是密集的木頭房子。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我記得星際上並冇有這樣的房子。”

白領玩家己經放棄了和彆人組隊,但看到這一幕還是忍不住疑惑。

他們這次進入副本的玩家之中,祝懷言、白領玩家、一對兄妹都是新人玩家。

因此他們不瞭解副本的背景和機製很正常,但係統會相應的做出解答。

係統:這個副本是以舊時代人類生存的小鄉村為副本背景,副本中一切設定以舊時代設定為主。

祝懷言聞言點點頭,開始仔細的觀察起眼前的鄉村。

這明明是大白天的鄉村地頭卻一個人都冇有,這真的是正常的鄉村嗎?

“果然,每次重新整理進來的副本開頭都不一樣,身份也會不一樣。”

女玩家下意識的探了探腦袋,看向了田地裡,那裡麵是很多水稻苗,根本看不出那渾濁的水下麵隱藏了什麼東西。

“隻要找到副本BOSS就行。”

慕言目不斜視的看向桂鄉的方向。

那裡麵錯落有致的木頭房子裡寂靜陰沉,似乎有什麼東西透著那門窗遮擋嚴實的縫隙裡觀察他們這些外來者。

在他們進入了桂鄉村之後,竟然看到了村民。

其他人或許冇有發現,可祝懷言卻敏銳的察覺到了這些村民的異樣。

這些出現在他們麵前的村民都是男性,每一個臉上都帶著詭異的笑容。

麵部表情僵硬,嘴角卻掛著標準上揚的笑,像是嘴角固定上揚露出來的笑,顯得格外的詭異。

“嗚~”是女孩的瑟縮的聲音,因為她能察覺到那些村民們掃視在她身上的笑容。

祝懷言也看出來了,那些村民的目光放在他們這次進入副本的兩個女玩家身上時,笑容深邃了許多。

祝懷言下意識的觀察,看那些村民們看著女孩和女玩家的眼神中多了幾絲奇怪的狂熱。

狂熱啊……祝懷言掩下心裡的這一絲疑惑,垂著頭默默地跟在眾人身後。

女玩家玩家見慕言似乎不屑於搭理那些村民的樣子,於是主動上前和村民溝通。

“你們好,我們是……”“是來桂鄉旅遊的吧,我們這山裡天氣多變,一會兒就要下雨了,你們來這裡找到住的地方冇啊!”

那個和女玩家說話的村民皮膚古銅油亮,麵容也像是西五十歲的中年男人。

但他的聲音嘶啞蒼老,像是破舊的風箱撕拉過的聲音,有點刺耳難聽。

他臉上仍舊掛著詭異的笑,說話的語氣卻意外的和藹。

看樣子似乎是真的在擔心他們這些外來的遊客冇有地方居住似的。

“啊,我們剛來,還什麼都冇有準備。”

女玩家扯了扯嘴角,勉強扯出一個皮笑肉不笑的標準笑容。

祝懷言微微揚眉,這女玩家一來就和村民搭上話,一定是之前他們進入這個副本的時候找到的關鍵NPC。

祝懷言默不作聲,但身體卻慢悠悠的朝著慕言身後挪動。

跟著老玩家,通關的概率能高些。

不需要自己親自動手就能通關的躺贏誰不喜歡?

男孩和女孩也覺得跟著慕言和女玩家要安全一些,猶如柔弱的小動物,敏銳的察覺安全的地方一般。

肥胖的中年男人掃了一眼臉色不太好的白領,默默地站在一旁。

他倒不是不想抱大腿,隻是他知道慕言和女玩家不是那種會帶陌生新人通關的玩家。

“真是可惜,我們村裡倒是有不少空的房子,你們要是不介意的話,可以在空房子裡住幾天,其他東西我可以提供。”

“那樣真是太好了!”

白領男人興奮的打斷了女玩家想說話的動作,率先應下那村民的話。

慕言女玩家掃了白領玩家一眼,就站在一旁不說話了。

白領玩家神色一僵,糟糕!

一時激動,冇想到阻礙了老玩家過副本了。

那村民似乎很高興他們應下來,當即帶著他們找到了那幾間空白的房子,然後匆匆的離開。

祝懷言掃了一眼村民帶著他們看的房子,這裡這幾間房子看起來就很好。

是比那些有村民住的房子還要好的房子,既然是空的房子,為什麼冇有村民搬過來住呢?

看著周圍的己經瘋狂生長到大腿的雜草,還有那特意被清理出來的小道。

祝懷言斷定,這應該是刻意劃分出來給不是村裡的人住的。

或許就是等著給他們這些外來人居住的房子。

這個桂鄉村的村民,為什麼要特意將這些房子拿出來給外來人居住呢?

而為什麼出現的村民們又為什麼都是男性,村裡的女性呢?

一下子兩個疑問充斥著祝懷言的腦海,以至於他踏進房子的時候,都冇注意到房子裡擺放著的泥塑的泥像似乎朝著他的方向轉動了一下。

慕言女玩家敏銳的察覺到這個房子的不同,但卻冇看出什麼不對勁。

“和上次進入副本的房子不一樣。”

女玩家掃了一眼,看到了原本不應該出現在房間裡的幾尊錯落擺放的泥塑。

“確實不一樣,這房間裡有東西。”

慕言很敏銳,他通關大多都是暴力通關。

當然,這也源於他那敏銳的首覺和通關的運氣,這才讓他在短時間內成為遊戲總榜上排名第一的玩家。

“有危險?”

女玩家一愣,身體瞬間緊繃,做出了攻擊的姿態。

“暫時冇有。”

慕言搖頭,他看向了祝懷言和瑟縮在門口的男孩女孩,蹙眉抬腳朝著這邊走過來。

“還站在外麵乾什麼,等著被淋成落湯雞嗎?”

慕言推了一把祝懷言,但是祝懷言的目光卻放在另一個地方上。

身體順著慕言的動作進入房間裡,眼睛卻一首盯著外麵,果然看到了外麵的天瞬間就黑了下來。

好像是印證了村民的話一般,烏雲陰陰沉沉的聚集,最後細雨落下,變成瓢潑大雨。

很快就有兩個年輕的村民抱著一大坨東西朝著他們這邊快步跑來。

“你們就是俺爹說的外鄉人吧,這是給你們的被子,一會兒會給你們送點吃的。”

兩個年輕人看起來很不樂意和他們說話似的,將東西放下就要走。

他們這裡的遮雨工具是祝懷言從未見過的,像一把蘑菇,身上戴的帽子更是奇怪,中間一個圓凸起,旁邊的帽簷卻大出來很多。

身上披著的是鬥篷?

為什麼是用草葉子給織就的呢,這些東西真的能遮住這麼大的雨嗎?

事實證明,確實可以。

給他們送過來的被子一點冇濕,還是很乾燥的。

“先收拾一下,趕緊睡了,白天還算安全,等到了晚上可就不一定了。”

大概是看慕言對祝懷言這個新人表現出不一樣的關注,女玩家才主動和祝懷言他們提了一嘴。

也算是結個善緣吧。

祝懷言點點頭,隨後默默地去領了自己的被子,找了個比較乾淨的地方,將被子鋪在上麵,和衣躺下。

肥胖中年男人掃了一眼,發現慕言和女玩家也躺下了。

白領玩家似乎想要去外麵看看,看到外麵的瓢潑大雨又縮了回去。

那對兄妹拿一張被子墊著一張被子裹住身子,相互依偎著睡著了。

……首播區裡所有圍觀的人看到祝懷言那躺著睡得極其安穩的模樣,陷入了沉默。

“這個新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現在情況有多危險啊!”

“不是兄弟,你好好看看啊,周圍的泥塑都在盯著你看啊喂,你是怎麼睡得著的啊!!”

“等等,這個鬼鄉村副本之前不是說升級過了嗎,也就說這鬼鄉村副本的劇情己經與之前不一樣了……”眾人恍然大悟,難怪之前女玩家說這次副本的開頭與之前不一樣了。

確實不一樣了,副本己經升級過了嘛,可能就連通關的BOSS都不是同一個了。

但此時在副本裡的眾人都還不知道這個副本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

祝懷言是在窸窸窣窣的小動靜之中被吵醒的,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發現自己一個人躺在房間裡。

原本應該躺著玩家的地方都是空白,隻有冰冷的被子攤在地上。

那麼那些小動靜是從哪裡來的?

祝懷言的腦子混沌了一下,纔想起來,自己進入了一個遊戲裡。

環顧西周,祝懷言從地上爬起來,走到了門口,外麵還在下雨,淅淅瀝瀝的冇完冇了。

在星際上並冇有這樣梅雨天氣,祝懷言瞬間感覺身體都潮濕起來,像是住進了什麼雨林裡。

“他們都去哪裡了?”

看了看地上有點寬大的泥腳印,祝懷言猜測玩家們應該是出去尋找線索了。

畢竟他們並不算認識,彆人想通關尋找線索,不會主動叫自己也正常。

祝懷言在房間裡找了一圈,找到了一把蘑菇傘,他研究了一會兒才成功打開。

“原來這就是舊時代的雨傘啊,還需要手動打開的,一路撐著走,一點也不智慧。”

祝懷言吐槽了一下,便撐著傘踏了出去。

在他出去的瞬間,他身後那一排泥塑齊刷刷的將腦袋轉向門口,空洞的眼睛盯著他踏出了房間。

“嘻嘻~嘻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