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四章 與老鴇子的恩怨情仇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大媽,我是從東土大唐…”而來的和尚差點脫口而出,MD!

水滸傳看多了,後遺症來了。

“嗯…出身的獵戶人家,自幼與父親相依為命,奈何中途失散,迷失方向。

我…亦不知何去何從,隻能漫無目的地前行,最終流落至此,唔~”當“大媽”二字傳入中年婦人耳中時,瞬間額頭青筋暴起,彷彿要衝破皮膚蹦出來一般。

緊緊咬住地牙關,發出一陣清脆的“吱吱”聲,似乎在努力剋製著內心即將爆發的小宇宙。

然而,刹那之後,便迅速調整好了自己的麵部表情,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

“哎喲,怎會如此不小心?

此刻外麵夜色漸深,危機四伏,正是三教九流之輩活動之時。

小姑娘長得如此清秀,極易勾起他們的邪念。

若不介意,不妨在大媽這裡留宿一宿,明天再尋令尊如何?”

中年婦女關心的問道。

“腎好!

腎好!

恁人怪好嘞!

感激涕零,不知所言嗚嗚嗚…”王威迅速走上前去,雙臂抱住中年婦人。

手剛好放在婦人的臀部上方,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不知道是真的感激,還是單身過久初次觸碰異性激動的。

確實!

確實軟…王威心裡誇讚道。

“嗬嗬嗬…誰還能冇個困難的時候,大媽我呀,就是看你一個小姑孃家在外頭,不太放心呐!

隨我來吧!”

說完,中年婦人便朝著燈火明亮的地方走去,王威緊隨其後。

集市樓閣林立,二人走過繁華的街道旁,來到一座三層高的建築前。

建築牆被塗成了鮮豔的粉色,牆外的走廊圍著一圈欄杆,欄杆上雕刻著各種圖案,顯得十分精緻。

窗戶上裝飾著華麗的窗欞,透過窗戶可以看到裡麵隱約的人影和燭光,以及樓上傳來的“嗯嗯啊啊”聲,好不熱鬨。

門前掛著大紅燈籠,隨風搖曳,透出一股紙醉金迷的氣息。

剛纔來的時候冇有細看,此刻到了門前,王威纔看到門上的招牌《醉夢樓》。

頓時心裡一咯噔,壞了!

媽的,怎麼看見女人大腦就死機了呢?

我也不像lsp啊!

眼下這副軀體也是女人的,這要進去那還了得?

哥們可不想被一群大老爺們暗無天日的圍著!

溜了溜了。

眼下的修為是打也打不過,跑也跑不了,怎麼辦呢?

“大媽,我想起來了,家父曾言,天黑時於驛站集合。

就不勞煩您了,叨擾之處,還望海涵”中年婦人一聽,煮熟的鴨子要飛,這哪行?

頓時急了。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

肘,跟我回屋!”

“回你大爺!”

王威直接腳底抹油,撒丫子就跑。

奈何夜晚街上人少,不然還能藉助人群卡個走位。

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一場驚心動魄的追逐戰拉開序幕。

終於,在一處狹窄的巷口。

因為地形不熟,轉彎不夠及時,王威的束腰被一隻手牢牢的拽住了。

中年婦人的力量異常強大,隨後一甩拋向空中。

看著眼前不停變換的場景,王威隻覺得頭暈目眩,彷彿整個世界都在旋轉。

刹那間,四個大字如閃電般在他腦海中閃現:螺旋昇天!

接著“嘭!”

的一聲,咽喉被人掐著懟在了牆上,停止了下落的趨勢。

“嘖嘖嘖…這小臉蛋生的好水靈精緻,我可捨不得打呢,打壞了的話就冇法接客了”“不過,這屁股嘛我還是樂意至極的,讓你跑!

讓你跑!”

中年婦人麵露狠色的說道。

“啪、啪、啪…”“啊、啊、啊…”彆人穿越各種逆天,爆發小宇宙,秒天秒地秒空氣。

怎麼到哥們這就拉了呢?

老女人,你給勞資等著!

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到時候定要讓你生不如死、哭爹喊娘,嘿嘿嘿…還冇幻想兩秒,屁股上傳來的痛覺又將王威拉回了現實。

“啪、啪、啪…”“啊!

啊…”“喂!

放開那個少女!”

聲音低沉得如同地鐵下吹過的風,緩緩飄來。

一名頭戴鬥笠、腰間挎刀的年輕人,宛如一尊雕塑般,不知在何時已悄然倚在牆角,雙手抱胸。

給人的第一印象便是:臥槽,這人逼格好高啊,肯定不一般!

大俠?

何方大俠?

快救我啊,屁股腫了,嚶嚶嚶…如夢初醒的王威內心祈求道。

本以為僅憑一句話便可以製止眼前的鬨劇,殊不知對方根本冇把他當回事,劍指輕抬鬥笠,看清何人鬨事後,纔有了第二段話。

“孟依依?

你們合歡宗行事是否太過狂妄自大了?

竟敢在集市公然滋事,莫非當真視其他宗門如無物?”

“呦!

我道是誰多管閒事,原來是霸刀門的半身不遂啊!

信不信我一紙傳書,便可將你們霸刀門夷為平地!”

孟依依毫不示弱的說道。

“簡直是狂妄至極!

待我將你的雞毛儘數拔去,看你怎麼說!”

鬥笠男反握刀柄,空中閃過一道銀白,恰似夜幕初升之月牙!

陣陣寒意襲來,迅疾如電,直逼孟依依平舉之臂。

而此時刀已入鞘,無人看清其何時出刀。

孟依依也不囉嗦,直接一把將王威像扔垃圾一樣甩到旁邊。

隻見她手指輕輕一勾一彈,一道尖銳如錐子般的氣流驟然射出!

這道氣流以驚人的速度衝向空中那道淩厲刀風幻化成的月牙!

刹那間,兩者轟然相撞!

彷彿兩顆流星在夜空中劇烈碰撞,迸發出耀眼光芒和震耳欲聾的巨響!

周圍空氣都被激盪得形成一股股強烈氣旋,瘋狂肆虐著周圍的一切!

王威靜靜地躺在地上,直直地望向剛纔氣流爆炸的方向,心中的震驚如洶湧的波濤般難以言表,以至於他暫時忽略了跌至地麵所帶來的疼痛。

難道這就是修仙者的戰鬥方式?

也太有實力了吧!

不是,你們兩個打架就打架,摔勞資乾嘛?

氣流尚未消散,隻聽“噗”的一聲。

一道身影以驚人的速度,朝著王威倒飛而去,疾馳而至。

在半空中灑下鮮紅的血花,勾勒出一道觸目驚心的弧線,瀰漫著濃烈的血腥味。

與此同時,那頂原本戴在人影頭上的鬥笠卻失去了支撐,緩緩地從空中飄落下來。

像是一片孤獨的落葉,在風中搖曳著,顯得無比淒涼和落寞。

怎麼剛誇完你就…帥不過三秒!

人影迅速站起身來,說了句“逃!”

便手提王威消失在原地。

“嘁!

我道多了不起的人物呢,結果竟然隻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頭小子。

若是霸刀門主前來,或許我還會有所顧忌,真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敢出來打抱不平了!”

孟依依看著二人消失的方向,嘴角一撇翻了個白眼,陰陽怪氣的說道。

“嗬呸!”

吐了口痰後,孟依依扭動著彈性十足的臀部,向著醉夢樓一步三搖晃的走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