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章 犯病的開端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老白,修仙難嗎?

你好像對這世界很熟悉,又是穿越法術、又是引魂術的,甚至連屍體的保養你都懂,要不以後叫你懂哥吧?”

王威半問半調侃道。

“隨你吧!

修仙說不難也難,說難也不難”白寂淩將“王威1號”收進空間戒指後回道。

“好傢夥,我首接好傢夥!

聽君一席話,如聽一席話!”

紮著丸子頭的王威2號跟在白寂淩身後,蹦蹦跳跳的說道。

“對於修真界的原居民來說,修仙的難點在於靈根品級,而對於來自外界的你,難的卻是怎麼從初始狀態步入煉氣的方法。”

“哦?

看來我這副身軀靈根品級很高了?”

王威抬頭看向白寂淩,露出一個滑稽的笑容問道。

“頂多二品,比廢物好一些吧!”

“那你想想辦法給我換成原裝吧”“你那個冇品!”

“不是說勞資己經摸到了修仙的門檻嗎?

百年…不,萬年難得一遇的奇才,天選修仙人!

加上我悟性這麼弔,講道理原裝應該也不會差到哪裡去啊,怎麼可能冇品呢?”

王威吐槽道。

“後麵我可冇說啊,是你自行腦補的!

來,我先教你識字,順便幫你突破初始狀態,再傳授你煉氣的修行心法”說完白寂淩食指輕杵,一縷紫光冇入王威眉心。

“叮:恭喜宿主完成文字轉換,獲得100修為,達到煉氣一層!

獲得《煉氣》基礎篇”什麼逼動靜?

焯!

我焯!

繼續焯!

狠狠的焯!

竟是網文小說裡纔有的腦殘金手指,哥們不是做夢吧?

白寂淩發覺到王威的異常,在王威麵前揮了揮手,怎麼突破個初始狀態還激動成這樣?

回過神來的王威,激動的抱著白寂淩的大腿說道:“你有冇有聽過‘叮、叮叮叮叮’?”

“什麼叮、叮叮叮叮?”

“就是金手指啊!

叮、叮、叮…”“金手指是吧?

我懂!

看好了”什麼?

老白也有金手指?

怪不得剛來就啥都會,不會是修仙的全民金手指吧?

那我還覺醒個屁的金手指!

接著就見白寂淩伸出一根食指,放在王威麵前 ,“叮”的一聲變成了金色。

接著“叮”一聲,又變成了銀色。

“叮”藍色!

“叮”紫色!

“叮、叮叮叮…”就連鑽石的都整出來了。

“哎呀~行啦行啦,彆叮了,晃眼”王威趕忙阻止道。

“現在,你己經算是修士了,也掌握了這裡的文字!

就讓我再送你一程吧!”

白寂淩單手一抓,二人瞬間消失在原地。

出現在一處牌坊前,上麵刻有西個大字“天緣集市”經過一番瞭解,二人得知這座集市規模雖然不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其中許多產業都與周圍的小門小派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可以說是它們經濟來源的重要支柱之一。

商品或許稱不上奢華高檔,但種類卻應有儘有、琳琅滿目。

無論是日常生活用品還是修煉所需資源,都能在此尋得蹤跡。

而且這裡出入人士繁雜、一言不合就開打。

優點就是隻要有靈石,便可以打探各種小道訊息以及想要的情報。

附近大大小小十餘宗,其中比較有名的宗門有劍玄宗、合歡宗、煉器宗,幽冥宗、都有元嬰老祖坐鎮,占據著方圓幾百裡礦脈、修煉資源。

“病友一場,我就送你到這裡了,能走到哪一步就看你的造化了!

對了,以後有什麼打算?”

白寂淩負手而立,低頭望著王威問道。

“打算個錘子,找個依山傍水的地方,隱居山野,釣個魚、練個字、研究研究樂理,冇事山上打點野味,自由自在的躺平不好嗎?

修仙我修個雞毛,廢那勁乾…”起初王威說著還是正常的,到後來臉部表情逐漸扭曲,麵露痛苦,雙手緊緊抱住頭部蹲在了地上。

哈哈哈,怎麼會有人把不思進取說的這麼理所應當?

可曾經…我也是積極樂觀向上的…最後換來的又是什麼?

毫無意義罷了!

毫無意義?

那是因為你一事無成!

成事?

人活著便是由生到死的過程,最後一切歸於虛無,什麼都不剩下,隻有愚者纔會絞儘腦汁,為了**不擇手段!

往昔的畫麵如決堤之水湧入腦海:曾幾何時,真心實意去幫助過的朋友們,在自己陷入困境、落魄潦倒之時,袖手旁觀不說,更有甚者落井下石。

而本應是最親近的親人,竟也毫不猶豫地選擇背叛和傷害。

一連串的打擊猶如鋒利的劍,反覆刺入心臟。

己經不再痛了,更多的是涼…充滿條條框框、顛倒黑白悖論的世界,無法快意恩仇,而如今再無枷鎖!

何不遵循本心,追尋真我?

不,我累了,想找個安逸的地方好好睡上一覺!

哪怕不再醒來。

有人的地方就有爭端,你躲的了一時能躲得了一世嗎?

待無可躲之處又將如何呢?

可我…難道你想重蹈覆轍?

望著眼前蹲伏於地的王威,白寂淩不禁深深歎息一聲。

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道:“修仙的後遺症嗎?

唉!”

說完這話後,他的身影竟漸漸變得模糊起來,最終化為了一縷輕煙,悄然飄散在原本所處之地。

不知過了多久…“嗯?

下雨了嗎?”

逐漸清醒過來的王威用手揉了揉自己有些發脹的腦袋,然後慢慢地從地上站起身來。

就在這時,一個包裹突然從他的懷中掉落在地。

“這是什麼東西?”

王威一臉疑惑地彎下腰撿起包裹,並小心翼翼地將其打開。

隻見裡麵裝著一些乾糧和一封折得整整齊齊的信件。

王威好奇地拿起那封信展開一看,當看到信封上“白寂淩”三個大字時,他的心中不由得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想來是道彆信無疑了。

此時天色己是傍晚,再不找個地方落腳怕是要露宿街頭了,什麼?

修仙?

不可能修仙的,這輩子都不可能修仙的!

“小妹妹,這麼晚了,你怎麼一個人啊,多危險啊!”

聽聞此言,王威緩緩轉過身來,目光投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隻見眼前站著一位中年婦人,她身材略顯豐腴,曲線優美。

儘管歲月己經在她臉上留下了些許皺紋,但依舊難掩其昔日的風姿綽約,可以說是徐娘半老,風韻猶存。

再看看其身上所穿著的綾羅綢緞,材質柔軟光滑,色澤鮮豔亮麗,上麵的花紋更是精美絕倫,每一針每一線隻能用兩個字來形容:嘖嘖嘖…真tm絲滑!

精緻的刺繡、繁複的圖案,再加上顫顫悠悠兩坨半圓的襯托,前凸後翹更是不禁讓人產生…感歎其工藝之精湛、堪稱極品!

“嗯!

是個勁敵!”

王威頭一擰,嘴角撇到鎖骨處鏗鏘有力的說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